车龙门户网站

毛主席正睡午觉,彭老总推门而入:要赶快建立空军

2019-10-22 04:43:58 阅读:( 3491)
摘要: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涌现出许多出色的医护人员,刘秀珍就是其中一位。4人只好按铁路走向,将这里分成四个部分,刘秀珍负责的地方长700多米,护理的伤员超过300人。就这样,4个人在三登村坚持了一个多月

作者:德恒技术

声明:士兵说原创,剽窃必须调查

常翔宇捐赠飞机的故事现在可能对许多年轻人来说并不清楚。那是1951年6月。为了支持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志愿者,“反美侵略援助朝鲜协会”呼吁全世界捐赠飞机和大炮。常翔宇是著名的豫剧大师。他积极响应号召,决定为志愿者捐赠一架飞机。她卖掉了几乎所有的财产,带走了戏剧俱乐部。在六个月内,她连续管理四个省,表演了180多个慈善节目。慈善演出期间,她和她的剧团吃泡菜,睡在地板上,不喝茶也不抽烟。他们最终筹集了15.2亿元(旧款,一个五口之家每月花费50万元),并为志愿者捐赠了一架米格-15战斗机。

著名爱国者和豫剧表演艺术家常翔宇展示了一架米格-15战斗机模型。

回首过去,今天的祖国是富强的。人们不仅不再需要捐钱为空军购买设备,而且空军设备也不再需要从国外购买。2016年,可以与美国f-22竞争的歼-20将在珠海航展上亮相,标志着我们的战斗机研发跻身世界一流行列。c-919 2017年首次飞行的成功也标志着中国大型飞机研发的突破。经过两个多世纪的沉默,我伟大的国家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再次接近世界的中心。

c-919的试飞

1951年2月,一辆汽车冲进北京玉泉山景明花园。服务员还没来得及开门,身穿军装的彭怀德就自己开门从车上跳了下来。尽管秘书和警卫一再阻止他说毛主席在午睡,他还是不能阻止彭老总去主席的房间——他有一份紧急军事情报报告。

这是彭老宗自抗美援朝战争开始以来第一次回到中国,也是他在战争期间唯一一次回到中国。这次回来后,他将向毛主席报告朝鲜战争初期志愿者遇到的各种情况,包括不利条件。特别是,美国飞机的空袭不仅杀死了战场上的大量志愿者,还炸毁了道路和桥梁,切断了志愿者的通讯线路。甚至志愿参谋毛·安迎也在美国空袭中丧生。彭老宗深感志愿者因缺乏空中控制而被美军压制,并建议尽快建立空军。

美国军队轰炸了志愿军补给线。

毛·安迎烈士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

没有飞机、空军和强大的空军,新中国如何才能在这个大国下站稳脚跟?甚至被打到一个孤岛上的蒋介石空军也不时派出战斗机来骚扰我们的沿海城市。面对这种情况,毛主席作出了重要指示:“我们打了几十年仗,建立了一支非常强大的军队。然而,我们没有空军来对付飞过我们头顶的敌机。也就是说,我们不怕死,我们勇敢,我们敢于牺牲。今天,我们有条件建立海军和空军,我们应该着手建立强大的海军和空军。尤其是空军,对国防极其重要,应该尽快建立起来。”

[人民空军成立于1949年11月11日。然而,当时,我们空军战斗机的主要来源是接收和夺取。中国无法制造飞机,修理飞机也有很大困难]

为了尽快建立和发展空军,建立航空工业被提上日程。然而,新中国成立后不久,重工业基础极其薄弱。1950年,钢产量只有61万吨。当时,一架米格-15战斗机需要3吨钢。航空工业是如何开始的?这使得身负重任的工业部领导何长工、段子君绞尽脑汁。

何长恭(1900-1987),代理重工业部长

周总理现实地提出:“中国航空工业的建设之路应该立足于中国的实际,考虑到中国仅有的大多数战斗机都在抗美援朝的前线作战,需要及时维修。我们先有空军,然后在打仗。大量战斗机需要修理。这应该首先解决。”周总理的建议被毛主席接受,新中国航空工业的建设路线基本调整:按照“先修后造,再自行设计”的方式发展。后来,何长工和段子君率领一个机械工程专家代表团沈宏到莫斯科与苏联讨论如何帮助我国建立航空工业。

1951年,何长恭在莫斯科会谈中与苏联专家合影。何长工在前排第五个左边。

在谈判桌上,何长恭等人与苏联外长维斯钦斯基进行了几次讨论。起初,维斯钦斯基对中国在短时间内创建航空工业持怀疑态度,并不十分赞同“从修理到制造”的发展路线。然而,从中国工农红军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发展过程出发,从当时抗美援朝的战争现实出发,何长恭向维斯钦斯基解释了原因,增强了信心。

最后,谈判的焦点是飞机的设计地点。维斯钦斯基不想让太多苏联科学家来中国,所以他希望飞机的设计能在莫斯科完成。一旦设计成功,图纸将被送到我国,然后由我们的工厂生产。对此,何长工辩称,飞机的设计和制造非常复杂,如果设计图不能与地面实际情况紧密结合,就需要多次修改。最后,由于我们的不懈努力,一批苏联航空制造专家来到新中国,帮助我国推进航空工业的艰难起步。

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新中国的飞机维修工厂相继开工。鉴于国内技术人员已经基本掌握了飞机维修技术,段子君想采取第二步:模仿苏联飞机。

段子君,新中国航空工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

段子君问当时苏联中国航空工业局总顾问博斯霍夫(Bosbiehoff),但博斯霍夫想隐藏自己的秘密。他多次拒绝段子君,借口是苏联只要求他来中国帮忙修理飞机。段子君对此迷惑不解:制造飞机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哪些工厂,生产哪些零件,如何组装以及在哪里测试。对于从未坐过几次火车的段子君来说,这些只是“老虎吃了天——无路可逃”。然而,段子君并没有为了让新中国尽快建造飞机而放弃。

好事多磨。由于他的努力和邀请,基础设施规划部苏联专家组组长瓦西里耶夫(Vasileff)愿意提供帮助。瓦西里耶夫为段子君制定了在新中国制造飞机的蓝图,并提供了一张图表,详细说明了飞机制造各个方面要实现的数据目标。有了这个信息,当段子君再次向博斯霍夫征求意见时,博斯霍夫也看到新中国制造飞机只是时间问题,所以他决定安排专家帮助中国复制苏联雅克-18战斗机。

1951年5月13日,国家航空航天局在江西省南昌市江军第二飞机厂和航空研究所旧址重建南昌飞机厂(代码302),并从全国各地抽调大量专家和技术人员到该厂工作。起初,302工厂的条件很差。跑道是一条不到2000米的砾石跑道。只有一家工厂,里面只有30多台老式机床。然而,这并没有挫伤中国制造自己飞机的热情。不到5个月,302工厂就可以修复雅克-18战斗机。到1951年底,302工厂已经修理了38架战斗机。自1952年以来,302工厂已经开始试生产雅克-18战斗机部件。到1953年底,302工厂已经能够制造雅克-18战斗机的所有主要部件。甚至苏联专家都对如此快速的发展感到惊讶。1954年4月1日,302工厂正式开始雅克-18战斗机的试生产。

南昌飞机厂老照片

为了保证战斗机部件的质量,首席工匠高永寿和140名工厂技术员力求完美。一旦发现缺陷,成品被回收,过程程序被重写。为了组织飞机的静态测试,总设计师张阿洲带领团队克服了中国没有人能理解或从经验中学习的困难。他加班学习,并进行了许多模拟测试。1954年7月3日下午5点15分,我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秘密测试了我自己的雅克-18战斗机。当试飞员段路祥和刁家平着陆时,他们激动得热泪盈眶:“零件状况良好,试飞员一切顺利!”

试飞成功后,段路祥(左后)和刁家平(右后)在初中5飞机前与少先队员合影。

毛主席听到新中国制造的雅克-18战斗机首次成功飞行的消息时非常高兴。8月1日,他亲自签署了表扬鼓励函,表扬南昌飞机厂的全体员工,并在10月18日国防委员会会议上再次提出此事。在会上,毛主席激动地说,自从盘古把世界从三皇五帝中分离出来后,初中5的第一次飞行(因为雅克-18后来主要被用作初级教练而被命名为初中5)是一个“惊天动地的事件”。

毛主席给南昌飞机厂的信

1996年,中国举办了第一届珠海航展。到2018年,珠海航展已成功举办12届,成为世界五大航展之一。在每一次航展上,中国都展示了令世界瞩目的航空工业新成就。在这些显著成就的背后是几代航空工业的汗水和汗水。

新中国设计的第一架飞机焦健1号的总设计师黄钱智生于1914年,1937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机械系。为了抗日救国,黄钱智加入了国家空军,成为一家飞机修理厂的技术工人。抗日战争胜利后,黄钱智被派往国外深造,并参与了英国喷气式飞机的设计。

新中国成立后,黄钱智经过几轮回归祖国,开始为新中国的航空事业做出贡献。他负责福建建瓯机场的建设,并在沈阳飞机厂主持了抗美援朝战机的维修工作。1958年7月,黄钱智和徐顺寿带领团队在新中国独立开发了第一架飞机——歼-1。1961年8月,黄钱智领导中国第一所飞机设计院沈阳飞机设计院成立,并开始研制高空高速飞机。黄钱智在1965年飞往西欧的途中死于空难,但他的长期工作为歼8的成功研制奠定了技术基础。

黄钱智在桌旁密谋

顾诵芬被称为“歼8之父”。黄钱智死后,他成为国内高空高速战斗机研发的总设计师。为了解决歼-8样机在试飞过程中的跨音速抖振问题,年近50岁的顾诵芬拿着望远镜和照相机坐在歼-6上,跟踪观察歼-8在空中的飞行流线谱。从1969年的歼-8战斗机到1980年的歼-8日间战斗机,设计已经完成。经过十年的磨刀,中国战斗机终于实现了高空高速飞行。此外,顾诵芬在航空业创作的各类作品也是中国航空业老一辈智慧的结晶。

为了解决歼-8原型机的跨音速抖振问题,年近50岁的顾诵芬随机登上蓝天三次。

杨伟,歼-20的总设计师。1978年,年仅15岁的杨伟被西北工业大学专门招收,对飞机设计充满热情。经过7年的努力学习,22岁的杨伟以研究生身份毕业。三十多年后,杨威一直从事战斗机设计的研发,一直在研发前线作战。从我国自主研发的第三代战斗机歼-10到现在世界领先水平的歼-20,杨伟和他的团队继承了前人勤奋创新的品质,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真正实现了航空工业的复兴。

在第12届珠海航展上,歼-20展示了打开和关闭侧面炸弹舱,让世界侧目

除此之外,还有太多为中国飞机制造业工作的幕后英雄。其中有几十年来一直埋头于文书工作的科学家,不断进步且不怕冷热的技术工人,以及“敢于把头绑在腰带上”的飞行测试英雄。正是他们推动了中国航空业的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