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龙门户网站

第80集团军某旅规范机关检查指导减少基层忙乱

2019-10-30 13:02:58 阅读:( 226)
摘要:级军士长蒋大力,是空军“英雄营”里最老的兵。2015年蒋大力参加阅兵。今年,蒋大力43岁了。20年弹指一挥间,蒋大力从一名新兵变成了老班长。朱姜海 摄每天长达十几个小时的训练,对蒋大力来说,像一场艰难

资料来源:中国人民解放军新闻,中国人民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财经媒体作者:宋荀子,杨郭俊,李568广

“党支部会议纪要记得太少,不能报道,记得太多。如何做到这一点?”看着桌上的两个问题整改清单,第80集团军某旅无人机连指导员周光杰当时犯了一个错误。

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整改清单相互矛盾?此事还需要从上月的一次特别检查中讨论。

当天,代理工作组进行了基层安全检查,发现无人机公司安全形势分析存在漏洞和遗漏,会议内容没有反映在党支部会议纪要中。“目前,许多任务已经完成,训练强度已经加大,安全局势面临严峻挑战。但是,与您的安全分析内容相比,没有关于任务转换、事故通知等的特殊安全形势分析。有些问题尚未得到充分讨论……”小组成员不仅当场指出了问题,而且事后还发出了特别通知。对此,周教官感到很委屈。为了缓解基层的压力,他结合了各种安全形势分析,进行了专门的分析,但他被贴上了带有虚假讨论的“帽子”。

尽管周光杰心里不高兴,但他还是根据问题清单及时进行了整改,以免下次检查时受到批评。

几天前,当局组织了一次视察,以“减轻基层的压力和负担”。根据以往的经验,他们认为这次不会出错,但问题还是来了——无人机公司又收到了一张“罚单”,因为会议太频繁、太紧急、太多、太杂,“痕迹主义”(Traceism)很严重。

“这次检查的目的是引导这帮人领导基层。视察队不能演奏自己的曲子,也不能唱自己的曲子。”一些官兵直接将问题反映到了“首长信箱”。

“要进一步规范和统一法律法规和检验标准的制定。所有级别都不应随意刻意提炼或量化。”大队领导告诉记者,这些问题的症结不在于基层,而在于组织检查组的协调和指导不力,导致基层混乱。

为此,该旅立即发起了一项特别调查,并很快发布了一项工作标准,供政府机构检查和指导。翻开标准,记者看到了许多措施:不能为同一问题画出两个问题清单;可以当场解决的问题将不予报告。了解基层情况的官员应被派往营连进行检查和指导...18项内容清晰明确的项目应紧密贴在基层,并为检查组打上“魔咒”。

“问问题时,党委会承认和主张,所采取的措施是适当和有效的。没有必要担心“两个问题清单”的尴尬局面,我不知道该听谁的。”排长欧阳奇奇说道。

新闻“1 1”

告诉我基层最不受欢迎的检查组

■宋·荀子

记者在采访该大队时了解到,官兵们总结出三种“基层最不受欢迎的检查组”。经过仔细考虑,这是真的。

第一,“世界各地”特设检查组。这种检查组的成员主要由“无知的”新同志或“专业上不称职的”老同志组成。他们不知道如何假装理解,很肤浅,容易受到盲目的引导和不加区别的批评。

第二,检查组不得不匆匆赶来。一些日常工作只是走走过场,时间短,噪音大。有的是由上级检查组陪同,坐着提拔,要五六六名;另一个是为更高级别的检查小组做准备。不管基层的承受能力如何,团队都有很大的发言权和很好的心态,导致基层陷入迷茫。

第三,检查组标准复杂,意见不一。主要表现为检验标准不统一、不灵活,或者检验标准在设计上有问题,或者在实施上有不同的理解和尺度。

看这三种视察队,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不仅可以帮助基层解决实际问题,还可以给基层增添混乱,就好像基层是专门配合他们视察的演员。殊不知,成立检查组的目的是把握形势,发现问题,研究对策,促进发展。它绝不是写材料、完成任务和做外表。检查基层单位,必须坚持以问题为导向、以目标为导向的方针,但不能“鸡蛋里挑骨头”。我们不能“批评”每一件事的细节,我们不能不询问实际情况就胡乱挥手。我们不能说“大家好,大家好”。我们必须对问题视而不见。批评是出于偏见,我们必须有纪律,感到遗憾,做好人道主义工作。

检查组与基层的关系应该是相互信任、相互支持和相互诚实。如果检查部队成为一种在工作中留下痕迹和显示权威的方式,然后采取相互怀疑、相互隐瞒甚至相互不负责任的态度,对上级和基层都是最大的伤害。

(由人民解放军报、人民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和金融媒体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