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龙门户网站

共和国大使忆外交风云⑦|王嵎生:深入巴拿马的“特殊使命”

2019-11-12 18:36:29 阅读:( 129)
摘要:而回顾他的外交生涯,无论是亲历斯里兰卡叛乱,还是秘密赴巴拿马执行“特殊使命”,无不是对这一座右铭的实践。班达拉奈克夫人领导的政府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1996年,王嵎生应斯里兰卡总统库马拉通加邀请访问

1954年,王嵎生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现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系,并立即进入外交部。这位善于学习别人修改过的手稿的外交官,逐渐把“形势、政策和思想”作为自己的座右铭。回顾他的外交生涯,无论他是目睹斯里兰卡的叛乱,还是秘密前往巴拿马执行“特殊使命”,都是这一座右铭的实践。

斯里兰卡

被12支冲锋枪包围,瞄准

1957年,当中国和斯里兰卡建立外交关系时,我和妻子陈一梅作为第一批外交官被派往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斯里兰卡是印度洋上的一颗珍珠,曾被称为“和平绿洲”。但是在1971年秋天,这里爆发了一场“格瓦拉叛乱”。一些极端分子想模仿古巴的埃内斯托·格瓦拉,从事城市游击战。

斯里兰卡在古代被称为锡兰,是“宝石王国”和“红茶之乡”。

班达拉奈克夫人领导的政府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这样,我们的大使馆就有麻烦了:我们的两名信使在斯里兰卡实施戒严令之前登上了飞机,预计将于当天下午抵达首都科伦坡。如何做到这一点?那时,我是研究室的主任,通常我是接信使的办公室人员。然而,在非常时期,考虑到我懂英语,会说一些当地语言,在机场有很多朋友,马子清大使决定我去机场接快递员。大使亲自与我交谈,解释了问题的严重性和潜在的危险。他要求我在这个关键时刻确保信使和文件的绝对安全,并在必要时“与文件同生共死”。

1963年1月,毛泽东主席会见了锡兰总理班达拉奈克夫人。1959年,班达拉奈克总理被暗杀。他的妻子成福之、班达拉奈克夫人成为世界上第一位女总理,她的女儿库马拉通加成为斯里兰卡第一位当选的女总统。

有些人可能会说外交官受到国际公约的保护,他们的安全仍然得到保障,但是在鸟巢的掩护下,他们已经下了蛋。一位朋友告诉我们,两名来自其他国家的外交官在执勤时,听到士兵命令停车时,立即从口袋里掏出通行证。但是士兵们误以为他们是枪,并立即“抢先”开火。结果,一名外交官被枪击了几次,差点丧命。收到快递后,我们将像往常一样免于检查,并享有优先权。尽管第一个通道顺利通过,但最令人担忧的事情发生在返回大使馆的路上——当行驶不到半公里时,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被突显出来,并迫使我们停下来。他们从四面八方包围了我们。十二支冲锋枪瞄准了我们,气氛非常紧张。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如此危险的情况,我真的有点害怕。一名上士拿着枪来到车前,问我们做了什么,并要求我们下车检查。我从上述两位外交官身上吸取了教训。我首先问他是否想看通行证。然后我慢慢把手伸进口袋,通过窗户缝递给他。然而,另一方在看了通行证并知道我们是外交官后,坚持进行检查,目前陷入僵局。最后,直到我解释说我们是中国外交官并出示我们的文凭,对方才改变态度,同意立即释放他们。当双方友好道别时,我们松了一口气。

1996年,王嵎生应斯里兰卡总统库马拉通加的邀请访问了斯里兰卡。

巴拿马

执行一项特殊任务

1988年,我被调任为驻哥伦比亚大使。哥伦比亚的邻国巴拿马是台湾在中美洲最重要的“外交国家”,因此寻求与巴拿马关系正常化自然是我的重要工作。从大使馆朋友的名单中,我找到了巴拿马外交部长里特的名字。他的母亲是中国人,经常因家庭原因来到哥伦比亚。为了打开巴拿马的工作局面,我尽了很大的努力来做他们家的工作。

相互致意后大约半年,我们自然开始谈论各种问题。1989年上半年,在一次家庭晚宴上,里特相当郑重地表示,他将邀请我作为他的“私人朋友”访问巴拿马,讨论建立外交关系的问题。同时,他强调他希望采取“两步走”。当时,美国和巴拿马的关系处于紧张状态。美国不愿意让巴拿马在20世纪末重新获得对巴拿马运河的主权。

1999年12月14日,巴拿马恢复了对运河的主权。

自然,我很高兴接受邀请。然而,正当我计划在10月中旬至下旬访问巴拿马时,巴基斯坦外交部长突然易手。我不太了解新任外交部长卡姆。幸运的是,新任外交部长立即主动打电话给我,并重申前外交部长里特对我的邀请仍然有效,并邀请我于11月初访问巴基斯坦,就双边关系进行“实质性会谈”。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需要果断的决定。然而,当时我无法理解巴基斯坦政府发展两国关系的意图和具体想法。

11月初,我和政治秘书刘军秀如期悄悄抵达巴拿马城。巴基斯坦外交部外交政策司司长卡尔德龙女士和礼宾司司长在机场会面,并全程陪同。

我们被安排住在据说是最好最安全的酒店。礼宾主任告诉我,我们是“总统府的客人”,保安人员来自总统府和诺列加卫队。我们发现有三四个强壮的便衣人员24小时守卫着房子的入口,而两个保镖留在我身边。卡尔德隆私下告诉我,美国和台湾知道我要去访问。所谓的台湾“大使”宋长之“像热锅上的蚂蚁”,四处游说取消邀请我访问巴拿马的决定。美国也配合了压力,但巴基斯坦政府没有让步。我觉得这次巴基斯坦对待中巴关系正常化的态度可能需要认真对待。

在第一次会晤中,卡姆外长强调,巴拿马政府认识到与中国大陆建立外交关系的必要性,但希望采取两个步骤。巴基斯坦担心台湾可能会进行报复,并将遭受重大经济损失。对此,我表示中国愿意加强政治和经济合作。然而,由于两国之间缺乏外交关系,合作将不可避免地受到限制。因此,在两国关系正常化问题上,我主张“一步一步”。

晚上,金外长在郊区一家偏远的当地餐馆为我们举行了盛大的晚宴。巴基斯坦外交部首席主任以上的所有官员都出席了会议,教育部长和农业部长也出席了会议。会议期间,许多官员与我们谈论了他们对新中国的善意和向往,他们对台湾的蔑视和对美国的不满,但也谈到了许多政治和经济困难。宴会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巴基斯坦渴望两国关系正常化,但不确定我们的态度。

我们还拜访了一些著名的爱国华侨了解情况。我们回到住处时已经是午夜了。我们分析了一天的活动,并为第二天的会谈做了认真的准备。我在第二次会议上开门见山地说:在强调对方应决定建立外交关系之后,我说,在两国建立外交关系之后,中国将尽最大努力防止巴拿马遭受经济损失。卡姆外长对此笑了笑。第三天,我会见了巴基斯坦总统和诺列加将军。诺列加热情地和我握手,并同意两国关系应该“向前迈一步”。当时,诺罗敦被称为态度明确坚定的“强人”。后来,我与金外长单独举行了一次会议,并就他邀请访问中国的日期和将要签署的几份文件达成了普遍一致。

就在我准备回中国参加卡姆外长招待会的前几天,那年12月20日凌晨,美国直接入侵巴拿马,诺列加很快成为美国的囚犯。当我一大早在电视上看到这个消息时,我非常气愤。幸运的是,我们祖国的繁荣和发展没有推迟中巴建交。

2017年6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王毅与巴拿马共和国副总统兼外交部长德·圣马洛在北京举行会谈并签署公报。

王嵎生1929年出生于安徽省。1954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文学系,同年进入外交部。他曾担任驻尼日利亚和哥伦比亚大使。1993年,他被任命为中国亚太经济合作组织高级官员。

(本文中的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标签除外)

“共和国大使回忆外交形势”

新民晚报国际部制作

总体规划:魏伟

杜宇骜、梦姑、司徒汝珍拍摄

编者:杜玉娥、杨一帆·唐萌佳

优博国际 内蒙古11选5投注 内蒙古十一选五投注